天策行
專注價值戰略19年
賦能企業戰略升級
溫州跑路潮,產業戰略規劃缺失的陣痛

  • 發布時間:2016-09-05    admin
  •   國家財政政策松緊變幻,民間高利貸活躍
      10月4日,溫家寶總理到溫州召開座談會,據溫州市委相關負責人匯報的數據顯示,截至4日,溫州“跑路”老板共有96個。溫州市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稱,這組數據還排除了一些不知名的小企業,逃跑的實際數量遠超出這個數字。
      來自央行溫州中心支行上半年的調查數據顯示,溫州民間借貸市場規模達到1100億,有90%的家庭或個人、59.6%的企業參與。其中,用于一般生產經營的僅占35%,用于房地產的占20%,停留在民間借貸市場的規模高達40%,而據溫州當地多位知情人士透露,實際的民間借貸規模遠遠不只這筆數字。問題的嚴重性根本還未爆發出來,目前的情況也只是冰山一角。為什么民間資本在這里如此活躍,而民間資本搶了銀行的飯碗對本地的產業又產橫什么樣的影響?
      2008年,隨著量化寬松貨幣政策出臺,銀行大量放款,多數企業都拿到了可觀的銀行信貸,也形成了惡性的膨脹問題;2010年后,在CPI高位徘徊的嚴峻形勢下,貨幣政策轉向緊縮,此后,央行5次加息,12次提高存款準備金率至21.5%。8月底央行再發通知,將商業銀行的保證金存款(包含承兌匯票、信用證、保函三部分)納入存款準備金的繳存范圍。
      國家一松一緊的宏觀調控,使得大多數中小企業都難以承受,僅兩年的時間,很難滿足一個項目的建設周期,大多數項目還未產生效益,便面臨著資金鏈緊張的問題。且企業的投資項目大多在外,需要后續資金,這就面臨著主業、副業的雙重困境。銀行拿不到錢,為維系項目的資金需求,只能增加民間借貸在資金中的占比,導致民間借貸需求旺盛。
      另外,金融危機以來,山西煤改、迪拜危機、樓市限購、股票暴跌,更使得錢都回流到了溫州,受高額利益驅使,資金自然流回民間。
      而根據溫州市銀監局的報道顯示,過去溫州所有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全國最低,僅為1%。事實并非如此,所謂的銀行貸款率幾乎由民間資本在支撐,民間更是承擔了銀行所有的風險。在銀根異常緊繃的情況下,銀行幾乎采取了只抽不放的政策,一方面,銀行答應給企業續貸的資金遲遲不兌現;另一方面是民間“高利貸”,二者無疑堵死了企業的血脈。如今危機爆發后,讓銀行的壞賬率也急速增加,如今的局面其實是2008年金融危機放緩了洗牌的時機,而一松一緊的政策又加劇了危機,整個企業的基本面沒有達到根本的改變,最終導致資金鏈的崩盤。
      產業戰略規劃缺失,投機和低端制造走入絕境
      因為一夜暴富的思想催使,溫州大量資本投機高利貸;也正因為這種投機行為的下游產業在產業鏈低端徘徊,使投機資本斷了歸路,投機高利貸資本和低端自造本身就是一種產業自殺式的自救行為,不管是前段高利貸受利潤驅使做的冒險舉動,還是后端為了自救,在產業戰略毫不清晰的情況下的融資行為,都將加劇這次陣痛。
      據了解,溫州目前民間借貸的利率水平已超過歷史最高值,一般月息是2分到6分,有的高達1角,甚至1角5分,年利率達180%。而溫州企業多以中小企業為主,大多數中小企業的毛利潤不會超過10%。
      據浙江省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浙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總額1432.2億元,雖然同比增長32.4%,但實際上利潤主要集中在從事資源性行業的大企業、大集團,而傳統產業中的廣大中小企業,則面臨比往年更為嚴峻的生存發展形勢。數據還顯示,1月到5月,浙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虧損面為15.6%,虧損額度達81.8億元,同比增虧27.6%。
      與2008年金融危機不同的是,當時是對外貿易受困,企業沒單,現在是有單不敢接。所有成本都上來了,接過來累了一年還虧本。
      產業整合及戰略規劃,民營企業的最后一線生機
      天策行品牌策劃機構認為,要化解這次跑路的震蕩,政府和企業有二點工作必須該做了:
      首先是產業整合及產業的戰略規劃。
      中國民營企業大多小資本起家,寧做雞頭,做做鳳尾,導致低端產業重復做,而經營的綜合成本又沒辦法再支撐這樣的產業繼續發展,這就需要政府牽頭,組織龍頭企業,根據產業競爭的格局重新定位自己區域經濟的發展戰略,以龍頭聚集資本、資源等力量,重新塑造競爭優勢。
      溫州既然以外單起家,當年老外主外,自己主內,08年金融危機被斷了出路,現在就應該換個視角,站在全球資源整合的角度,看看在自己從事的行業,在整個價值鏈條上哪一塊自己具備發力的優勢,在整個產業價值鏈條上構建起自己的核心價值優勢,在參與的全球分工中自己的砝碼加大,這才是企業持續發展之計!即便國內經營環境再惡劣,也可以增加抵抗風向的能力。
      其次政府必須承擔引導責任,引導產業戰略規劃,重塑經營環境。
      溫州人當年通過自己的勤勞形成了國際代加工基地,在出口中使自己富了起來,但在市場和成本的兩頭擠壓下這一生存模式已經走到盡頭,作為政府這支看得見的手就應該站在產業經濟發展的高度,通過財政支持資金引導,鼓勵企業的技術創新的品牌提升,鼓勵引入外腦實現產業鏈的橫向突破。比如專門設計“品牌創新基金”、“技術創新基金”,鼓勵企業在困難中破局,只有產業的附加值高了,企業的利潤提升了,企業的資金鏈條才能經受得住震蕩,區域經濟品牌才能得到維護。
    提交您的需求

    想營銷出效果歡迎填寫填寫需求或發送合作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*
    *

    立即提交
    微信QQ运动赚钱 30选5开奖结果湖北 国外lead项目论坛 贵州捉鸡麻将规则 二分彩计划有什么规律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网 新未来二维码分分彩 贵州捉鸡麻将技巧 最准网站特马资料 乐游棋牌正规吗 德甲